绿色海南
     和谐海南         绿色海南           和谐海南               绿色海南             和谐海南
     
陈总经理查看花梨树生长情况

三亚丹海实业有限公司

     三亚丹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 1999 年 10 月,公司二十年,投资数亿元开发三亚市繁华地段近 40 多亩土地,总建筑面积达 10 万平方米大型综合社区三亚望海花园小区,内设有酒店、商业城、商住区等。建成拥有 3000 多亩的国家珍贵森木综合基地,科研、培育、住宿等已经配套完备。刚建成的 1 万多平方米的丹海豪庭综合办公楼是三亚阳光海岸黄金地段。公司在江西省庐山西海的宋溪及长水源红豆杉种植基地和旅游目的地已经建成,受到中央领导温家宝、孟建柱的高度赞扬。

公司多年以来,艰苦创业,不断开拓进取,将产业做大做强。至 2018 年 9 月止,已缴纳各种税费数千万元,捐赠 1000 多万元用于救灾、扶贫、建设水库、公路、革命老区活动中心、文化室等;为国家和社会造林 5000 多亩,种植黄花梨、坡垒、红豆杉等共 200 万株,总资产达数亿元。  

公司因成绩显著,多次被评为三亚市、海南省和全国优秀企业;公司董事长海航海、总经理海运忠也多次被评为三亚市、海南省和全国优秀企业家和功勋企业家,多次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受中央领导的会见颁奖和合影。公司是三亚市、海南省企业家协会、房地产协会、农、林协会副会长、常务副会长单位。

公司计划在 3 年内,将海南落笔洞海南黄花梨基地、江西庐山西海红豆杉种植基地、三亚阳光海岸望海花园打造成一流精品标杆项目,将公司总资产翻两翻以上,不断提升公司的实力和整体水平。 公司一贯秉承 “ 以人为本,专业服务 ” 的经营理念及 “ 信守承诺,永不放弃 ” 的管理理念,欢迎各界同仁前来指导工作!

      地址:海南省三亚市胜利路望海花园小区        联系人:陈先生 13876199358

     

生机盎然的黄花梨谷

生机盎然的黄花梨谷

 

海南三亚落笔洞美景

海南黄花梨的追梦人

——记三亚丹海实业有限公司陈总经理 

      三亚从落笔洞往东走两公里处,有一个名不见经传而又名不虚传的 “ 花梨谷 ” 。走进这个 3200 余亩海南黄花梨种植基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连绵不断的 20 多公里防火隔离公路两侧多排笔直挺拔、枝繁叶茂、直径 15 公分以上的 20 多万棵海南黄花梨。它们像世界上最庞大的威武雄壮的花梨仪仗队,以标准俊美的仪容夹道欢迎各路赏梨、探梨、购梨宾客的到来。

     每当人们走进这个花梨飘香,鸟歌虫鸣,绿涛滚滚的花梨海洋,在吸吮花梨带来的沁人心脾的芳香、观赏挺拔葱郁的花梨林木时,无不赞叹这个花梨谷建设者陈运忠的气魄、眼界和情怀,更敬佩他对海南花梨那颗忠孝赤诚的心。

     对于土生土长的海南人陈运忠来说,从小就知道海南黄花梨的珍贵。上世纪 70 年代,看着一个吃皇粮的兄弟在民间收藏黄花梨,他心里也痒痒的。痒归痒,连温饱难题都没有解决,哪有钱去收藏不能当饭吃的黄花梨呢。

     改革开放,使陈运忠遇到了做梦也未曾想过的发财致富的机会,上世纪 80 年代初,他告别南海捕鱼生活进入商海。在深圳、南昌、庐山、海口、三亚等地创业期间,他耳边挥之不去的黄花梨信息,经常搅得他魂不守舍。 90 年代末,手头有些余钱的他,从商海 “ 逆袭 ” ,进入种植业,做起了花梨梦。谁知,这时的花梨芯材虽能偶尔找到,但价格更贵了。他几次把黄花梨掂在手上,却硬是不想掏出那个天价来。有次,他发现了一张小花梨桌,特别喜欢,但卖家要价 8 万(现今至少要 80 万)。他说能否少点?卖家头一扭,我看在你是个老同志老实人,才喊出这一口价,你要就要,不要,别耽误我的事!那牛气,那任性, 8 万没商量!

     回到家,他整整一夜未眠:海南黄花梨(民间通称海黄),是世界公认的品质最好的黄花梨,名列全球名木之首,自古就有一木难求,价可夺金之说。可在海黄的出产地、海黄的故乡,怎么会使海黄变得如此希罕了呢?海黄的出产地找不到海黄,海南还配做海黄的故乡吗?我们还配做海黄的故乡人么?

     他扫描了耳闻目睹的事实,得出了一个沉重而严肃的结论:海南要走出如此希缺的绝地,免遭灭绝之灾,我们海黄的故乡人必须树立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美德;必须培养对黄花梨的大爱大孝之情;必须强化对海黄的呵护之责,坚决克服 “ 我得不到,也不能好了别人 ” 的极端自私心理,坚决制止只砍不种,只收不护,甚至把许多未成材的海黄过早砍伐,白白浪费的孽行;必须持之以恒地呼唤社会各界发展海黄的责任担当,大力种植黄花梨,保护黄花梨。为了海南人民的子孙后代能享受花梨之福,他决心彻底摒弃靠收藏黄花梨赚钱的打算,花上全部家当,全力栽种黄花梨,一定要让海黄在海南大地蓬蓬勃勃生长起来。

     从 1999 年开始,他着手选择黄花梨生产基地。他知道,海黄的最佳产地是昌江、东方、乐东、三亚一线靠近海边 20 公里纵深的环海带。经过精心筛选、反复比较、综合评审,报三亚市政府审批,海南省经济计划部门批复,最终选定了三亚落笔洞马蹄山连片山坡荒地。该地环山坐落成 “U” 型,在古《崖州志》上就叫花梨山。只因滥砍滥伐加缺水,到清末,这里不仅黄花梨绝种了,其它树木也聊聊无几,马蹄山果真成了一只光秃秃的马蹄儿。每到旱季,树枯草死满目荒凉,一到雨季,沙飞石滚山洪成灾,害得山下几个村庄近千亩农田常年颗粒无收。

     为了给黄花梨提供一个基本的生存条件,他首先花 3000 多万元修起了两座水库,两条水渠,六个蓄水湖,长年蓄水提升水位。有了水的滋润,荒山野岭很快变成了山清水秀之地,同时也拦洪蓄水灌溉了山下千亩农田,让昔日荒地变成了良田沃土。

     地好还要靠苗好。他跑遍乐东、东方、昌江、保亭等县市,找回优良花梨种苗 5 万多株,兴致勃勃地种了下去。到第二年春天,他发现了一个大问题,因花梨苗太矮小,且数量多,面积大,种下去后,除草等管理没跟上,加上花梨生长速度比野草杂树慢多了。不出两个月,野草封顶,把许多花梨苗捂死了。没捂死的,也因杂草太高,花梨苗很难朝上生长,只能在杂草杂树的腋窝下长成一丛丛无用的花梨灌木。有些苗木虽然勉强生存下来,也因杂草裹遮小苗,让除草工人当作杂草铲除了。总结经验教训后,从第二年开始,他买回花梨小苗先在苗圃场培育成 1.5 米以上的中苗,然后在道路两旁密植、精管,等中苗生长至两米以上高度,再移种到山上,成活率达到了 95% 以上。目前,基地已栽种海南黄花梨 130 万株。

     眼看着满山遍岭的花梨树一天天长高了,长粗了,他像看到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一样,整天高兴得合不拢嘴。三天两头,他都要在花梨树下走几遍,抓起花梨叶片亲一亲、吻一吻。尤其看到那些因土肥水足,长得比别的树苗高出一头,粗了一指的黄花梨树,他更是情有独钟,忍不住上前摸一摸,抱一抱,就像当年亲吻着考上大学的儿子。摸完了,抱够了,他还要柔情脉脉地围着花梨树上下察看,那种眼神,是他看到任何女人和人民币时从来没有过的。

     正当陈运忠为自己的花梨苗茁壮成长而兴高采烈时,不料,一些新的忧愁袭上心来:有些花梨商人,面对黄花梨价格飙涨的市场利诱,采取杀鸡取蛋的方式,提前将一些刚成材的碗口粗的花梨树砍倒,开膛破肚,取出少得可怜的、甚至只能做拐杖或擀面杖的花梨芯材上市;有些农民急着用钱,将虽有 20 公分左右直径,但芯材只有几公分的未成年花梨提前出售;有些居民因棚改、撤迁和国家建设征地,被迫提前将花梨树砍伐。闻此,陈运忠忧心忡忡。他想,我虽然当不了整个海南黄花梨的保护神,但我有责任做好力所能及的事。他托人四处打探,发现因经济困难想提前出售活花梨的,遇到拆迁必须砍花梨树的,找上门去,哪怕几万块钱一棵,也要买下来,运回花梨谷移栽。

     有时,从乐东、东方、昌江等地买下的大、中黄花梨树,办理了林业移种许可证后,所租用挖掘机、汽车和人工钱,比买一棵树的钱还多。有人劝他,吃豆腐花掉肉价钱,太不合算,何必做这种赔钱的买卖。陈运忠说,谁都知道,种黄花梨投资大,见效慢,也许一辈子都见不到效益。正因为如此,我从选择了种黄花梨的那天开始,就选择了一种使命担当,就选择了牺牲奉献,我从来没考虑过赚钱与赔钱的事。也许眼前是赔了,但能为抢救和保护海南黄花梨做一点贡献,尽一点孝心爱心,能使中华大地不绝海黄香,我这一辈子就赚了,也算我对得起海南的子孙后代了。

     更赔钱的事还在后头。起初,因移种这些黄花梨大树经验不足,有些树种下去,没发芽就死了,有的树虽然发了芽,但嫩芽长到几十公分长后,树还是死了。而且死之前没有任何预兆,发现树叶发黄时,挖开树头一看,早已烂根,甚至发臭了。他与技术人员跪在地上,一锹一锹挖出土来,仔细分析,查找原因。终于找到了死树的根源 —— 因为三亚的红土,水一泡,是稀泥,太阳一晒,像铁板,种树时,用挖坑掘出的红土回填树坑,几场大雨过后,红土板结得密密实实,不透气,不爽水,导致烂根。后来,他们改用细沙拌黄土回填树坑的办法,效果很好,成活率达到 97% 。

     有人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其实,黄花梨何尝不是百年树材呢?有些花梨长到两米多高,眼看要成材了,陈运忠的笑容还未褪去,树却死了。陈运忠抱着一棵两百多斤重的黄花梨死树,心痛得眼泪直流。他像带孝守灵般在死去的花梨树身边默哀、观察、沉思许久后,一转身,到整个山谷对死树逐棵调查论证,终于找出了这些树的不同死因:一是生长在低洼处,被雨水长期渍泡而死;二是钻心虫、白蚂蚁太多,钻心、啃咬而死;三是植于山坎边山包上,冬天干旱而死。根源皆因管理不到位。他苦口婆心地教育员工说,对花梨的管理,既要有慈母心,又要有孝子情;既要真心爱,又要科学爱;花梨如人,是有灵魂有感情的,你对它尽了心,尽了责,它也会对你尽力回报。你若怠慢它,忽悠它,它也会怠慢和忽悠你。要种好黄花梨,不能只满足于出力流汗埋头干,还要把自己打造成优秀的花梨匠。

     有天,他看到一棵直径 18 公分的花梨树,因为水沟不通,长期浸泡水中死了,忍不住批评员工说,我不是由于死了几棵花梨,将来少了一台小车或一栋楼伤心,而是因为每棵树都是一个生命,这个生命在你们的辛苦培育下生长了这么多年,还没成材就这样白白死掉了,既浪费了大家的劳动和感情,也浪费了社会资源。有的员工看到陈运忠为黄花梨操碎了心,忍不住背地里议论说,陈总真是在为黄花梨尽忠尽孝呀!

     陈运忠对黄花梨的忠孝,不是停留在嘴上,早已落实在行动上。针对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他组织员工献计献策,一一研究解决措施。为了保证海黄特有的材质,保持心材、年轮宽窄不同且细密清晰、色彩鲜艳、香气怡然、木质坚硬,成为世界一绝的植物黄金,他与技术人员潜心研究了海黄的栽种时间季节,土壤条件,水肥调控,管理规则。他甚至认为,种植黄花梨不应施肥催长,要让海黄在海南独特的自然气候和水土条件下原汁原味、原生态地生长,使其自然天成。

     由于三亚市地处沿海,大小台风经常光顾或掠过,对种植、特别是移种黄花梨带来很大危害。每次台风过后,少则近万株,多则十多万株花梨被刮倒或连根拔起。为了最大可能减少台风带来的损失,每次台风来之前,他带领员工顶着狂风暴雨撑树,砍枝,疏沟;台风过后,他和员工日夜奋战,扶树,绑架,栽树,培土,排水。有的员工累得不行了,直骂台风缺德,他却乐呵呵地开导大家说,台风来了不全是坏事,没有台风的到来,我们的水库怎能蓄这么多水?没有台风的吹打,海黄的材质纹理怎能这么结实美妙?他既要求全体员工、工程管理技术人员像管养自己的儿女一样,种好管好每一棵花梨,他也像对待自己的子女一样关心爱护员工,从不拖欠员工资,从不随意加班加点,发现哪家遭灾受难,主动关爱。

     在他承包的花梨谷里,原来有上百亩荔枝,因缺水少肥,几近枯死。他建库蓄水后,荔枝长得枝繁叶茂,硕果累累。因为三亚的荔枝比海口地区早熟一个多月上市,年年能卖个好价钱。后来听说他要废掉这些荔枝树种花梨,好多员工不理解,甚至坚决反对说,你种黄花梨不是为了赚钱吗,可那是几十年后的事,为啥眼前到手的活钱不赚呢?你种这么多黄花梨,将来海黄太多,就不值钱了,你不是亏大了?他沉思片刻,语气坚定而又耐心地说,我要是图赚钱,这些年我种黄花梨花的几个亿,几代人都用不完。现在海黄虽能卖出天价钱,你们看看,哪个海南老百姓家里还有一件海黄家具?海南人民享受不到海黄家具,就像种粮的吃不上饭,打鱼的吃不到鱼一样,这不是海南人民的悲哀吗?要是通过我们的劳动和影响力,将来能让海南人民家家户户都买得起、用得上海黄家具,家家户户都有海黄飘香,这不是我们对海南人民做出的最大贡献吗?这不正是我所期盼的吗?再说,海南黄花梨是外地不可复制的产品,全世界有那么多人盯着海黄、想着海黄、梦着海黄,哪怕海南岛全种上了黄花梨,也远远满足不了全世界日益增长的海黄需求。

     后来,他想得更高更远的是,要想保证黄花梨有一个长久的安全生长环境,仅靠他一个人种植是不够的,必须发动群众共同种植黄花梨,确保家家都有黄花梨。于是,他购买了五万多棵花梨苗,免费送给附近三汤、大园等几个村的村民种植。因为村民的黄花梨大都种在熟土上,普遍比他们花梨谷的长得粗壮旺盛,现在就有人想出一万块钱一棵买走。后来,村民还听说有专家评估过,陈运忠花梨谷的花梨能卖一两百个亿,村民更看到了栽种黄花梨发财致富的美好前景,积极性更高了,经常到他的花梨谷来取经。陈运忠不仅手把手传帮带,还请三亚学院的教授给他们讲授种植技术课。

     种好一山谷花梨,影响一大片群众,带动了成千上万的村民种花梨,这是陈运忠没料想的比收获黄花梨更大的收获。他想,只要我们彼此影响下去、辐射下去,海南黄花梨就一定会有兴旺发达、繁荣昌盛的未来。近年,为了加快黄花梨的发展速度,陈运忠自己开辟了海南黄花梨和珍贵树木苗圃,选用优质种子,在花梨谷培育成苗后送给村民。凡是来花梨谷求购花梨苗的,他一律免费赠送。现在周边群众家家户户大种黄花梨,山上山下,坡前坡后,院内院外,好一派花梨世界。

     前年,部队有人找上门来,要拿花梨苗去广州种。他想,广州那气候,黄花梨难活难长,还不如挖些大树保险。他忍痛挖了六棵三米高的大树,并告知移栽技术。拉树的汽车走远了,他还像送别老情人似的,恋恋不舍地挥手致意。有人提醒他,大车箱里没坐人,驾驶室的人又看不到,你向谁挥手呵?他头也不回:咱们花梨谷的花梨远嫁广州,真有点舍不得!其实,他不是舍不得那些价值 10 多万的树,而是担心他们种不好,浪费那些宝贵的花梨生命。

     中国人自古就相信天道酬勤,花梨谷的黄花梨在陈运忠和员工们的精心呵护下,正以感恩之心茂盛成长,也成长了陈运忠对黄花梨的感情。如果出差几天没去花梨谷,他就像丢了魂似的。一回到花梨谷,平时言语不多的他,与那些花梨们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他仿佛看到花梨们在用自己殷红的内心、馥郁的降香和璀璨的语言,向他倾诉人树之情;他更从黄花梨的品质和风骨中,悟出了自己生活的意蕴和生命的价值。

     他没法不承认,他已经与黄花梨产生了特殊的感情。为了这份爱这份情,他把在深圳、江西做生意赚的钱,全都花在种植黄花梨的事业上了。老婆说,他把所有的家当都搭给黄花梨了,只差没和黄花梨结婚了。往后还要花多少钱,他没去想;这辈子能否得到这些黄花梨的回报,他更没想。他说,真正的爱,不是享受她,消费她,而是成就她,辉煌她。他如今已是六六顺的年龄了,仍不抽烟喝酒、唱歌跳舞,更不打牌、旅游,他想继续为养育海黄省钱、赚钱,为发展海黄搭上他的后半生。他想把这种与花梨为邻,听鸟雀歌唱的惬意生活带给更多的人们。

 

           

 

  海南名优农产品展示       海南名优农产品展示          海南名优农产品展示             海南名优农产品展示